中山惠泽机械有限公司

电话:0760-8618503  0760-8854816  业务部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政策支撑 我国液压气动密封件迎来投资高速增长期

编辑:中山惠泽机械有限公司  时间:2018/05/17
沙宝森作为中国液压气动密封件工业协会理事长,近期却频繁在工程机械行业交流会现场出现。

而这一切都与《基础零部件专项实施方案》有关。

10月下旬,在工程机械高端液压件协同工作平台筹备机构成立会上,沙宝森说,我国液压件长期以来被国外制造商控制,而国内过去对此重视不够。国家出台的振兴规划提到要实现主机与配套同期发展,给了业界以极大的信心。他认为“行业新的发展机遇就在眼前。”

锁喉之痛

“我们出口的是血汗,进口的是眼泪!”

“做这一行很难轰轰烈烈,更多的是在寂寞中坚守。”

沙宝森曾经说过这两句话,记者现在回味起来仍颇有感触。确实,近几年来,我们在报道机械子行业的整体状况时,发现很多人都习惯用“大而不强”来形容行业的现状。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现在业界已经有了共识:在于我们的自主创新能力不足和装备制造业基础薄弱。

应该说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装备制造业快速发展,外媒也称赞说中国是世界装备制造业的奇迹。但现在行业人士也在反思,我们在成长进步的过程中,自己究竟得到了多少实惠?

以工程机械行业为例,前几年曾有机构做过调研,说是工程机械行业利润的70%给了进口零部件。

且不论这一数据是否完全精准,但至少说明了一点,那就是进口零部件占据了工程机械整机成本的比重不容忽视。而且更为关键的是,这些关键部件的及时供应已经严重影响到企业的正常产销。换句话说,企业或者行业的发展在某种程度上受制于人。

沙宝森介绍说,在工程机械液压件、发动机、电控系统这三大核心零部件中,液压件是卡在我国工程机械产业喉咙里最为尖利的一根鱼刺。我国制造的十几万台挖掘机近一半零部件依赖进口,而国产设备因关键零部件技术薄弱,与世界知名品牌同台竞技时明显处于下风。因此,在工程机械领域,有“得铸造者得液压,得液压者得天下”的说法。

实际上,除工程机械行业外,我们整个机械行业或多或少在关键部件上都有一种被“卡脖子”的挫败感。比如高铁设备用轴承绝大部分仍依赖进口;汽车、工程机械、煤机和大型农机等的高端齿轮传动装置也大量进口,且进出口逆差逐年加大;在模具领域,制造业急需的精密、复杂冲压模具和塑料模具,轿车覆盖件模具,电子接插件等电子产品模具等,仍大量依靠进口。

众所周知,轴承、齿轮、模具、液压件、气动元件、密封件、紧固件等都属于机械基础零部件,是装备制造业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关键基础零部件的质量、性能、可靠性等因素,也决定着重大装备和主机产品的性能、水平、质量和可靠性,是实现我国装备制造业由大到强的关键。从某种程度来说,当前我国机械基础零部件的发展水平显然已成为制约我国机械工业发展的一大瓶颈。

合力破局

在记者看来,关键基础件依赖进口折射出我国基础技术的落后,而这也成为我国机械制造企业在国际竞争中难以开拓高端市场、打造知名品牌的根本原因之一。

沙宝森介绍说,过去重主机轻配套的观念使得基础件跟不上主机的发展步伐,但在“十二五”规划中,强化基础战略已成为机械工业的重要发展战略之一,要求主机和配套同步发展。

“应该说,液气密行业新的发展机遇就在眼前。而《基础零部件专项实施方案》的推出更让行业充满了期待,不仅仅是政策、资金、项目,更需要切实的‘名份’、观念的转变及实实在在的举措。”

沙宝森告诉记者,目前在液气密领域的投资剧增,不小于300亿元,而国家发改委、工信部下达项目的投资也在百亿元以上。他认为液压件发展过去量的积累不够,但相信未来在各界的关注和热情参与下,工程机械高端液压件势必会加速量变到质变的进程。

但由于液气密行业中企业多属中小企业,家族企业比重大,资金、技术力量有限,管理相对落后。企业都忙于在产品的中低端市场上厮杀,产品同质化、难以拉开档次,因此往往会陷入这样一个恶性循环:企业之间越搞价格战产品越便宜,越便宜利润越低,收益越少越缺乏进军高端市场的能力。

“如何走出这个怪圈,唯有通过联合重组。”沙宝森的观点是,无论联合也好,并购也罢,总之要实现重组。因为流体传动产品无论是液压、气动还是密封都属于基础件,具有量大、面广、品种多、成套性强的特点,依靠单一一个企业肯定行不通,世界上也没有这种先例。

譬如大家耳熟能详的博世力士乐、派克、伊顿这些行业巨头都是大的集团,下辖很多工厂,每个工厂实行专业化生产。像流体传动产业这种资金密集、技术密集的行业,有规模才能有效益,因此走联合重组之路是必然也是顺应行业发展的需要。

但真正实行跨地区、跨部门甚至跨行业的重组并不容易。因为液气密行业长期以来对外开放对内封闭,传统的“诸侯经济”、“地方割据”局面已经形成。反之跨国公司通过在国内实施并购战略特别是对行业骨干龙头企业的并购,能最快地获得市场控制权、技术发展权。

那么在这种境况下产品如何实现高端之路?现在看来,政府方面不仅有了政策扶持,如果《基础零部件专项实施方案》正式实施,立项资金也有了保障。因此重点就落在了主机厂和基础件制造企业这双方上。

在沙宝森看来,主机厂要把基础件的问题当作自身的问题。当前,主机企业在生产上受到国外基础件企业的诸多限制,和国内基础件企业携手共进既是对我国基础件产业的支持同时也有益于自身的发展。

对于目前的主机厂构思自己上液压件项目或“包养”液压件生产企业的形式,沙宝森表示不推荐这种方案。他认为,首先这会造成重复投资、资源浪费,其次液压件属于资金密集、技术密集、成套性强的产品,规模生产才能有效益,短期内不可能建设得好。因此两者应结成战略联盟,而不是依附、附属关系。

而对基础件企业而言,基础件是为主机配套的,是基于主机平台的,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因此基础件企业要参与主机产品开发过程,全面了解主机的技术发展要求和工艺要求。

如果主机企业对国产基础件积极支持,对新产品的寿命试验提供时间、机器和场地。这样形成战略同盟的关系,才能使得双方互利互惠,携手前进。

沙宝森说:“由于各种原因,行业内原有的共性应用技术资源几乎消失殆尽。而国外制造商正在以各种方式竭力维护原有的市场秩序和格局。在这种环境下,没有使命感、责任感、定力和创新精神是很难有所成就的。”

他告诉记者,中国流体传动产业要实现从大到强的转变,无疑会面对许多坎坷、艰难。但他有一个信念:天下之事,因循则无一事可为,奋然为之也未必难。
首页
电话
邮箱
联系QQ